李阿姨就這樣每天帶著兩個孩子,出去撿廢品維持生計,四處打聽孩子爸媽下落
  “兩人一氣之下,扔下孩子走了,我實在不忍心不管孩子”,李阿姨邊說邊嘆氣。現在她只好每天帶著孩子邊找父母邊撿拾廢品為生
  “當廢品賣,給倆娃換點吃的。”昨日,在東三爻村村口,54歲的李淑芬一邊招呼記者,一邊把地上兩個空瓶子撿起來。一個月前,雇李淑芬來做保姆的小兩口因為鬧矛盾雙雙離家,把兩個孩子留在家裡,放心不下的李淑芬只能照看著兩個孩子,卻苦苦等不來孩子的爸媽。
  無辜的孩子
  “我想媽媽 媽媽去哪兒了?”
  昨日下午,記者來到了三爻東村的一處出租屋內,這裡原本住著一對小兩口和他們的兩個孩子,但是現在,只剩下保姆李淑芬帶著兩個孩子,孩子的爸媽自5月中旬離家後,就再也沒有出現。
  李淑芬告訴記者,自己是今年2月28號被雇到這家來的,當時小兩口告訴她,主要照顧兩個孩子就可以了,一個月給2800元的工資。李淑芬說,小兩口當初告訴自己,兩人老家在商洛山陽縣,在西安打工,男的姓劉。
  “小兩口的關係不是很好,經常吵架,但那個時候也管著孩子,沒想到5月份那次爭吵之後,他們就再也沒有出現過。”她說,“他們只付給我了一個月工資,後來我沒錢了,只能靠撿廢品,賣些錢來換些吃的。”
  李淑芬照顧的孩子是一男一女,男孩豪豪(化名)一歲多,女孩思思(化名)三歲半,記者問思思想不想媽媽,她把臉扭到一邊,“媽媽對我很好,我很想她,她去哪兒了?”思思說。
  不解的路人
  “這麼好的娃 咋能丟掉不管了呢”
  因為豪豪還比較小,經常吵鬧,這讓54歲的李淑芬經常夜不能寐,加之比較大的心理負擔,她的身上出現了很多淤青,“老伴在銅川打工,兩個娃也不在身邊,我也不能和他們說現在的處境。”她告訴記者。
  每天,李淑芬都會帶兩個孩子在村子里到處走走,豪豪坐在小推車裡,思思就牽著她的手,思思的胸前掛著家裡的鑰匙,每次出門,三歲半的思思都會先拿著鑰匙去開群租房的大鐵門,以便讓李淑芬可以用雙手抱著手推車下樓,豪豪太小,走路還不利索,只能坐在手推車裡。
  出去的時候,李淑芬都會帶著一個塑料袋,看到空瓶子就撿起來,最近兩天,她用拾來的空瓶子,換了6元錢。
  除了塑料袋,她還會揣著豪豪和思思母親的照片,村口有很多摩的司機,她覺得摩的司機總在外面跑,就過去詢問司機,好心的摩的司機也會在拉客的時候順便幫她留意孩子父母的下落,“這麼好看的娃,不管夫妻有什麼矛盾,怎麼捨得丟下不管呢?”摩的司機顧師傅說。
  善良的保姆
  “有人讓我直接離開 我做不到”
  這一個多月,李淑芬給孩子的父母打了幾十個電話,但是都沒人接聽,因為沒有收入,自己身上又沒帶錢,孩子吃飯很難保證,豪豪餓了的時候會哭,思思懂事一些,她餓的時候,只會拉著李淑芬的衣角,喊著:“奶奶我餓”。
  前幾天,家裡的電路板燒壞了,燒不了水,李淑芬只能去鄰居家借開水,村上知道她遭遇的一些好心村民,看她路過的時候,會遞上一些吃的,但是她根本捨不得自己吃,都顧著娃了。
  “有些人勸我,給孩子爸媽發個短信,趕緊把這爛攤子扔了,直接走了就是,但是幾個月了,和倆娃有感情了,他們自己在家出個啥事兒可咋辦,我做不到。”她說。
  李淑芬現在住著的,是小兩口之前租來的房子,雖然不大,但是還算家電齊全,簡陋卻溫馨,但這個月15號,就到了給房東交下個季度房租的日子了。房裡的電腦桌上安裝有一臺座機,電話鈴響起的時候,只有一歲多的豪豪會搬來小板凳,踩在上面,接起電話,對著電話那頭喊:“爸爸,爸爸。”
  昨晚8時許,記者也試著撥打了孩子母親留給李淑芬的電話,但一直是關機狀態。希望有認識孩子父母的讀者,請提供線索,早日讓孩子和父母團聚。
  父母遺棄孩子
  已觸犯法律
  昨日下午,記者就小兩口將孩子扔給保姆的這一行為,咨詢了陝西至正律師事務所的陳灝律師,陳律師表示,遺棄孩子本身就已經觸犯了法律,如果造成嚴重後果,孩子父母將承擔刑事責任。
  陳律師說,孩子的父母是兩個孩子的法定撫養人,他們不履行對孩子的撫養義務,本身就已經觸犯了法律,而保姆和孩子父母之間,只是雇佣關係,並沒有法定撫養孩子的責任,她現在的行為,是處於個人的一種好心。
  “現在孩子有保姆照顧,還沒有造成嚴重後果,而如果因為父母的遺棄,造成嚴重後果的話,孩子的父母將承擔刑事責任。”陳律師說。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sn75snyc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